当前位置:武汉简梵思拓商贸有限公司搞笑像蒙娜丽莎一样
像蒙娜丽莎一样
2022-09-17

我要出名

马西这人吧,很特别,一来是他长得很像一个人:宽额、细眉、薄唇、高颧骨,活脱脱一个男版蒙娜丽莎;二来是一般人活过半百的岁数,人世间的事也都悟透了,心也都定下来了。马西可不,五十出头了,他还一心琢磨着要出名!

说起来,马西也算风光过,他当过市文化局局长。可惜由于在职期间贪污受贿,锒铛入狱,出来后,以前的声望尽失,风光不再。

马西一心想东山再起,他爱极了出名的感觉。他琢磨来琢磨去,终于想出了个成名的点子:自己长得这么像蒙娜丽莎,要是也请名家画成画像,人们一定会惊叹不已。到时候,他就是那话题人物、大众焦点!这么一想,他就按捺不住了,立刻托人寻找合适的画家。

这天,朋友老常来报喜:“画家找到啦,他叫刘深,太优秀了,油画界一致公认,他就是未来的大师。”马西一听大喜,立马拽上老常,见大师去!

马西的车在一个竹林环绕的农屋前停下,一个年轻的长发男人打开门,马西恭恭敬敬地说:“能见到您,真是太荣幸了!”刘深看了看马西,笑了,连声感叹:“像,真像,太像了!要是换一下发型,根本就是蒙娜丽莎本人!”

进屋后,马西见到墙上挂着、地上摆着几十幅油画,全是人物肖像。这些画笔触精到,形象传神,张张精品。马西情绪高涨,说:“刘先生,这次我是特地来请您给我画一幅画像的,能让您画到画布上,绝对是一种福分,当然,多少钱您尽管开口。”

显然,价格问题,老常早已和刘深谈过了,刘深一笑,爽快地说:“没问题,给两千块钱吧。”马西听了,笑得合不拢嘴,才两千元,就捞到一个成名的机会,真是太便宜了!

这时,有个农民装束的人进屋,三十多岁的模样,双眼有些呆滞,口中连连说着:“饿了……吃饭,饿了……吃饭。”看上去,不是疯子就是傻子。

刘深起身正要领那人去厨房,不料那人一眼看见马西,顿时站住了,接着凑上去,紧紧地盯着马西,左看右看,上看下看。旁人都不明所以,那人突然爆发出一声哭号,扑上前去,一把抓住马西,大叫:“坏人!你为啥不让我去?坏人!你为啥不让我去……”

在那遥远的地方

马、常二人都吓了一跳,刘深顿时脸色大变,拉开疯子,把他拽到里屋。之后,刘深出来,冷冷地看着马西,说:“你叫马西,是吧?二十年前,在市里当文化局局长,对吗?”

马西不知道这话啥意思,有点心虚,可总不能说自己不是马西吧?他只好承认。刘深低沉着声音说道:“刚才那人是我哥,叫刘纵,天生一副好嗓子。二十年前,他参加歌唱比赛,一路过关斩将,最后,以一首《在那遥远的地方》赢得全场喝彩,成为冠军的不二人选。当时主办方承诺,保送冠军去中央音乐学院深造,那是我哥最大的梦想。”

说到这里,马西想起来了,还想起那次比赛幕后,他暗自做的那些手脚。马西不由坐立不安,汗流浃背。

刘深继续说:“后来,有个评委收了几个选手家长的贿赂,将比赛结果做了改动。有人很同情我哥,悄悄暗示让他去找那个叫马西的评委,他是文化局局长,决定权都在他手上。可我哥又拿不出什么好东西,光靠嘴说有什么用呢。后来,他连第三名都没轮上,去音乐学院的事也就黄了。之后,他就变成了刚才那个样子。”

马西面如死灰,出了这档子事,让刘深给他画像怕是泡汤了。马西说尽好话,再三道歉,恨不得给刘大画家跪下了。不想刘深却淡淡地一笑,说:“这是两码事,我没说不给你画,只是刚才那个价格恐怕得重新商量。”老常不禁问道:“多少钱?”刘深不动声色地说:“两百万。”老常一听就傻了眼,马西的家底他是清楚的,几十万还拿得出,两百万那几乎是要掀家底了,为了图个虚名,值吗?谁知马西却面不改色,一口答应:“好,没问题。明天就开始画,画好以后,我就付款。”

谋划

回城路上,老常骂马西疯了:“两百万,拿得出吗你?”马西笑而不答,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。

第二天,马西如约赶来。刘深支起画架,让马西坐在桌边,右手握一只水杯,指点着说:“笑起来,大笑……我要画一幅《大笑的马西》。”

这主意好,马西咧开嘴,“哈哈”大笑,片刻,他就气不够,笑不动了。刘深摆摆手,说:“笑,再笑!”马西深吸一口气,再次大笑起来……没几秒,又歇下了,刘深又嚷起来:“笑,再笑!”

马西没想到画一幅像要这么折腾,这还要笑多久啊?三个小时过去,马西不知笑了多少次,腮帮子都笑塌了,可他走过去一看,差点昏倒,刘深才画好额头和鼻子!马西哭丧着脸央求道:“太累了,要不今天就到这儿,我好好休息休息,明天再来?”刘深同意了。

马西一到家,就趴下了。老婆抱怨道:“画个像有这么费劲吗?拍张大笑的照片,照着画不就得了?”其实,马西心里清楚:刘深这家伙,得知了当年那事,不仅把价码从两千元涨到两百万,而且还故意捉弄自己,可马西我是谁?会有这么傻吗?

就这样,马西连着笑了整整三天,《大笑的马西》终于画成了。画像上,马西春风得意,粗狂豪迈,画得真好!

刘深用画框将画像装好,递给马西。这时,马西抱歉地说,今天钱没带,明天一定送来,刘深也不介意。马西恋恋不舍地看了看画像,才返身离开。

一到家,马西立刻把家里的电话线拔了。几天后,老常找上门,问他这样玩“消失”,到底是搞什么鬼?马西笑了:“二百万我确实拿不出来,不过,我真正的目的,是为了让我—马西的形象留在刘深的画上,至于那幅画属不属于我,无所谓,只要刘深最终成为大师,我的名字和形象就能传世!”

老常琢磨了半天,终于明白了,禁不住跷起大拇指:“高,实在是高!那刘深以为两百万能把你难住,可他怎么会料到你有金蝉脱壳这一计!他刘深恼火也没用,花了这么多心血画成,自然不舍得把画毁了。你真是高明啊!”

就这么过了一年,也没见刘深来要账,马西觉得那两百万是彻底甩掉了。有一次,马西在电视里看到刘深的访谈,他谈到以后不再画人物肖像了,步入另一个创作期,专画景物……这么说来,刘深的人物肖像就那么些了,物以稀为贵呀,而且马西的那画像很有可能就是大师肖像画的封笔之作啊!想到这,马西简直乐开了花。

大笑的马西

十五年后,刘深之名,享誉海内外。这天,他的个人油画展在省城隆重举办,各路媒体闻讯赶来。

当晚,电视转播了现场实况,马西坐在电视前,激动万分地等着自己的画像亮相。主持人一番介绍后,画面上逐一呈现刘深历年来的作品,最后,镜头果然停在一幅画上—《大笑的马西》。

主持人指着《大笑的马西》,说:“这些年,模仿刘深大师的赝品很多,其中不少模仿得很像,真假难辨,混迹在收藏市场,我们特意挑出一幅具有代表性的……”一听有赝品,马西一时有点糊涂了,只听主持人继续说道:“这幅《大笑的马西》从画风、笔触上来看,仿佛真的出自大师刘深之手。但是,这画有一个非常致命的破绽——请注意,马西的手上握着一部手机,这部手机,画得十分清楚,是一部诺基亚。我们节目组特意咨询了诺基亚公司,他们说,这款是2008年出品的,可刘深大师十五年前,就宣布不再画人物肖像了……”

马西定睛一看,果然,自己画像上的右手握着一部手机,他大惊失色,纳闷起来:原先的水杯咋变成手机了?

主持人侃侃而谈:“这位作者,想必也是名画《蒙娜丽莎》的崇拜者,大家看,他画中的人物马西,其五官面貌,和蒙娜丽莎几乎一样。这位作者不但冒用了刘深的大名作画,还对达芬奇的名画《蒙娜丽莎》进行了一种调侃式的新诠释。如此看来,这并非一幅真人肖像画,而这画中的马西看来是根本不存在,完全是作者虚构的……”

“这……这他妈的是谁干的……”马西气得一口气没接上,两眼一黑,昏了过去……

同一时间,刘纵和刘深并肩坐在电视机前,刘纵傻呵呵地乐着,刘深也在笑,对于那幅《大笑的马西》,把水杯删了,画成手机,对他来说,再简单不过了。

如您使用平板,请横屏查看更多精彩内容